“龙女?”

    秦飞看着院子里,高挑曼妙的影子,不由得咧嘴笑了起来:“不好意思啊,你一回来,就看到如此血腥的场景!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听手下说,岛国有神忍来了魔都。我猜测多半是来找你的,所以就赶了过来!”龙女撇了一眼客厅里的青龙和美姬之后,才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猜得真准!对了,先进来再说,我介绍一个前辈你认识!”秦飞心里暖了一下,觉得龙女其实还是挺有人情味儿的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猜得准,而是我知道,你就是个惹祸精!”龙女微微白了秦飞一眼,才走进了客厅。

    “呃....”

    秦飞讪讪的摸了下鼻子,苦笑着说道:“人家欺负到门上来了,我不可能不还手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亲戚?”龙女并不认识青龙,见年纪不小了,又没有内力波动,就把他当成了普通人。

    “算是吧!”

    秦飞点点头,青龙跟自己父亲情同兄弟,自己也叫他一声叔,基本上也和亲人差不多。

    走了两步,站在几个人中间,说道:“我先介绍一下,这是青龙前辈,也是我父亲的兄弟。身边这位是美姬,青龙前辈的女儿,也是我的朋友。她叫龙女,五毒教的代掌门,也是我的朋友!”

    等到秦飞介绍完了,龙女恭敬的抱了下拳:“青龙前辈,久仰大名!”

    “不必客气,武林后辈,能有你们这些青年才俊,我也很高兴!”青龙见龙女才二十多岁,就有神四初期的实力,心里感到也很欣慰。

    至少,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等到这些后辈修为上去了,就有更多的力量来对抗第二文明了。

    “那走吧,咱们去后花园喝酒赏月!”

    秦飞多拿了一个酒杯后,四个人来到了后花园。

    美姬和青龙二十年没见,自然有很多话要说。秦飞很识趣的和龙女稍微坐远了一点,把空间留给他们父女。

    等到第七科的人,把客厅和花园的尸体处理好了之后,秦飞才叫大家回到客厅。

    就连破碎的茶几,都被收拾走了,地上的血迹,也擦得干干净净的。

    基本上看不出打斗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重新把饭菜加热之后,四个人坐在一起,一边吃东西,一边闲聊。

    青龙不时指点一下秦飞和龙女修炼的一些要诀,让两人受益匪浅。

    差不多下半夜,时候确实不早了,秦飞才安排了房间,让大家去休息。

    而赵二蛋这边,自从两天前到了缅国后,就再也没有见过白素素了。

    给安排了一个“大将军”的职位,带着一群雇佣兵,在庄园里巡逻。

    赵二蛋倒也乐得和一群粗犷的大老爷们混在一起,没事互相切磋一下拳脚,再练习一下枪械的使用。

    刚开始,可能还有那么两个刺头不服,不过和赵二蛋切磋了几次之后,大家都开始叫他“波东将军”。

    是缅国这边,最有地位,最受尊敬的一种称呼了。

    差不多到了第三天晚上,一直没露面的白素素,穿着一条白色短裤,迈动着两条滚圆的大长腿,从一辆吉普车里走了下来。。

    “赵万东!”

    白素素眉毛一挑,悠悠的看着他:“怎么样,适应吗?”

    “你让我来缅国,就是为了操练你们家这群雇佣兵?”赵二蛋扛着一把AK47,肩上还挂着一排子弹,穿着迷彩服,敞着胸口。

    看起来威猛不凡,又狂放不羁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这么快就耐不住了?难道,你很喜欢打仗吗?”

    白素素哼了一声,才拍了拍巴掌:“都给老娘集合!”

    这些雇佣兵,都是白家的私人武装,白素素的地位自然崇高无比。一言一行,对他们来说,就是圣旨。

    一群雇佣兵立即唰唰的,站的整整齐齐的,等待白素素训话。

    虽然,白素素穿的性感,清凉,身材也很火辣。但是,这群雇佣兵却只是抬头挺胸,目不斜视。

    不是他们正直,而是有人打过白素素的主意,被白素素徒手打断了全身的骨头后,就再也不有人敢惹这朵“霸王花”了。

    “都给老娘听好了。我得到了线报,‘骷髅会’的杂种,会在一个小时后,对我们庄园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我希望你们,都给我挺住了。活着的,钱,美女,一个不少你们的。死了的,我会给你们老家,打抚恤金过去。目的只有一个,守住我们的玉矿,干掉骷髅会的杂碎!”

    白素素如同女王一般,目光从这群雇佣兵脸上一一扫过:“明白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所有雇佣兵双脚一并,身体站得笔直。

    他们守在这里,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白家给的待遇很丰厚,另外一部分原因,是想守着白素素,他们心里的霸王花,不受别人欺负。

    就如同忠诚的骑士,站在城堡外面,守着城堡里,自己心仪的白雪公主一般。

    明知道自己不是白雪公主的菜,但依然愿意风雨无阻的保护着她。

    是的,白素素有这个魅力,让这群刀口舔血的男人折服。

    一个个如同打了鸡血一般,眼睛里闪烁着狂热的光芒。

    白素素满意的点点头,打开了越野车的后备箱:“这是我从昂山将军那里,买来的最新火箭筒,一个小组配备一个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群雇佣兵看见闪烁着金属光泽的武器,如同看见了情人一般,欢快的涌了上去。

    赵二蛋这几天里,也学会了使用这些现代化的热武器。见火箭筒似乎很牛逼的样子,也徒手抓了一个,抗在肩上。

    呃....

    一群雇佣兵面面相觑,真生猛啊,这火箭筒装上弹药的话,至少三百斤起步。赵二蛋却一只手就提了起来,丝毫不费力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白素素和我们白家,就交给大家了。等下那些杂碎来了,给我狠狠的打!如果,能把他们给消灭了,老娘重重有赏!”白素素站在越野车的引擎盖上,如同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将一般,豪气冲天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白小姐,我们打赢了,你能给我们跳段舞吗?”有雇佣兵壮着胆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脱衣舞!”有人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,只要你能打胜仗,老娘跳给你们看!”白素素从小在缅国长大,养成了热情,开放的性格。

    觉得手下的要求也不过分,脱衣舞分很多种,只要不全脱光就行。

    反过来说,这场仗要是打输了的话,恐怕就不是被一两个男人脱衣服了。

    而是很多男人来脱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白素素心里自然明白这一点,所以,今晚上这一仗显得特别的重要,只能赢,不能输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