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个....秦飞是吧,你给陈少道个歉吧!”

    王导站了起来,拉扯了一下秦飞的衣服。

    在他眼里看来,秦飞是放不下面子,故意这样说的。但是,论真正的背景,肯定玩不过陈星星的。

    人家的表哥,可是火龙帮的人啊。

    何况,上次在米其林饭店吃饭,朱丹只是介绍秦飞是她们找来的保镖。所以,王导本能的觉得,秦飞身手是不错,但是动不动就打人,这一点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也不擦亮眼睛看看,这次打的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“王导,这是我和这小子,两个人之间的私事。你就别管了,让我来好好的教训他一下。”陈星星把古装衣服的下摆,扎进了腰带里面。

    活动了一下脖子后,两只手捏成拳头,还发出“咔咔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江诗韵倒是没什么反应,陈星星这小身板,能打赢秦飞才怪呢。

    心里肯定也有点气恼,陈星星差一点就亲着她了,真是可恶。

    微微撇了陈星星一眼,也巴不得秦飞揍他一顿。

    似乎,和秦飞在一起呆久了,自己也有点暴力倾向了。

    江诗韵心里有些讶然,不过随即抿嘴笑了下,感到十分的甜蜜。

    这时候,陈星星已经跳起来,唰的一脚朝着秦飞胸口踹了过去。用的跆拳道的腿法,看起来十分的华丽。

    “擦...没看出来,陈少功夫这么好!”

    “就是,陈少可是真正的富二代,那秦飞只是一跑龙套的,怎么和人家比!”

    “还装逼呢,让陈少跪下道歉,估计今天要被揍惨了!”

    一些围观的人,见陈星星腿法挺厉害的样子,也都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练家子啊,那快点,对,再快点!”

    秦飞似乎一直站在原地未动,甚至还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可诡异的是,陈星星连续踢了七八脚,却连秦飞衣服都没挨着。如同一个小丑,对着空气在表演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...你他妈的倒是动一下啊!”陈星星快哭了,甚至怀疑自己产生了幻觉。

    一个人怎么可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,自己都踢不着啊?

    太不科学了!

    “哦,这可是你说的!”

    秦飞简单的一记直拳,准确的命中了陈星星的鼻梁。

    “哎呀....”

    陈星星感觉自己被铁锤给砸了一下,鼻子都快断掉了,眼泪也不受控制的滚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跪下!”

    秦飞一脚踢在陈星星屁股上,后者立即一个趔趄,就跪在了江诗韵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草,你他妈的敢羞辱我,老子叫人弄死你!”陈星星气急败坏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是不见棺材,不掉泪!”

    秦飞冷笑了一下,转过身,走到荷花池边,摘了一根荷花起来。捋掉叶子之后,就身下光秃秃的梗了。

    不过,大家都知道荷花的梗是有刺的。

    秦飞拿着柔软的荷花梗,啪的一下就抽在陈星星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草泥马...”

    陈星星感觉被铁链给抽了一下,但肯定不会服软的,在兜里摸来摸去的,准备打电话摇人。

    可是古装的衣服比较复杂,陈星星半天也没把手机摸出来。

    “叫人?”

    秦飞又是啪的一下,抽在陈星星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“啊...”

    陈星星惨叫了一声,感觉手腕都快断掉了。

    看热闹的一群人也面面相觑,因为他们不懂功夫,更不知道内力这一说法。

    没想到,看起来牛逼轰轰的陈星星,竟然被一根荷花梗,打得惨叫连连,这也太娇气了吧?

    “啪啪啪....”

    秦飞又连续抽了几下,陈星星的嘴唇都成香肠嘴了,疼的眼泪汪汪的。

    “道歉吗?”

    秦飞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....别打了。”

    陈星星有气无力的举起手,也明白了这小子是真能打。抱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心理,只能憋屈的说道:“我道歉,我道歉!江小姐,对不起,是我不对,我不该占你便宜!”

    “行吧,我原谅你了!”江诗韵见陈星星被秦飞也收拾得差不多了,便站起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....”

    陈星星松了口气,慌忙爬起来,十分狼狈的跑出了大厅。

    妈的,不摇人把这小子给弄死,老子陈星星就跳浦江。

    陈星星一直走到大街上,才回过头怨毒的瞪了秦飞一眼,随即上了一辆跑车,轰的一声,消失在夜色中。

    “行了,换个人来演三皇子,要是还敢对我女朋友不敬,我下次就直接杀人了!”秦飞眯了眯眼睛,走到大厅外面,角落里有一块桌子大小的石头。

    秦飞走过去,一拳轰在上面,咔擦一声,差不多一两吨的巨石,直接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让本来还想说点什么的导演和场务,吞咽了一下口水,下意识的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很快的,王导和副导演商量了一下,从龙套中找了一个帅气一点的,来接替陈星星。

    顺利的拍完今天的这一条之后,秦飞才和江诗韵回到了民宿。

    朱丹准备了宵夜,三个人一起完后,便和江诗韵回到了房间。

    这时候,电话却响了起来,秦飞见是沈绫雅打来的,便接通了电话:“绫雅,还没休息?”

    “刚刚和甜心看完电视。对了,有件事我想告诉你。”电话那头传来了沈绫雅有些忧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怎么,怀孕了?”秦飞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...”

    沈绫雅略微羞涩了一下,这坏蛋,脑子里都想啥呢。

    整理了一下情绪,才说道:“陈志翔还有一个弟弟,看起来是武林高手的样子,说要查陈志翔的死因。”

    “哦,查就查呗,又不是我杀的。再说了,即便是我杀的,我也不怕他弟弟。这样吧,他再出现,你就该给我打电话,我来会会他。”秦飞想了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沈绫雅也没再多说什么,不过始终感到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“那早点休息,我可能还要过两天才回来。晚安!”

    “晚安!”

    秦飞等到沈绫雅挂断电话后,才把手机放一边,拿着睡衣去洗澡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上午没有江诗韵的戏份。秦飞便呆在房间里练功,但是没过多久,楼下就响起了警车的声音。

    秦飞睁开眼睛,心里觉得有点好奇,便来到窗户边往下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一辆闪烁着警灯的帕沙特里,走出来一个穿着笔挺制服的女警。

    也许是心灵感应,那女警也抬起头来,看了楼上一眼。

    “若曦....”

    一时间,秦飞心情复杂无比。虽然才短短三四天没见到杨若曦,但是却宛若过了一个世纪一般。

    再也控制不住心里的思念,踏着拖鞋,匆匆的朝着楼下跑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