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...我怎么就骗你了?”

    陈梦瑶微微紧张了一下,才瞪着黑白分明的美目,没好气说道:

    “我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,难道没事吃饱了撑的,脱光了和你睡一晚上,我图啥啊?难道图你的钱,还是图你女人多?我又老又丑,没人要?”

    “呃....消消气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我只是觉得有点奇怪,我是不是‘牙签’,你应该最有发言权啊!”秦飞摸了下鼻子,讪讪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那晚上你粗鲁得跟流氓似的,我除了疼能有什么感觉?难道,我还说等等,让我欣赏一下再继续?”陈梦瑶鼓着小嘴,气呼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是我想多了,那吃饭吧!”

    秦飞苦笑了一下,觉得陈梦瑶确实也没必要拿这种事儿来偏自己。

    不然,她也太有“牺牲”精神了。

    退一步说,即便自己和她真的没发生什么,但是抱着人家光溜溜的睡了一晚上,也多多少少该负点责任的。

    “嗯,以后不许怀疑我了。要不,今晚上你去我房间吧!”陈梦瑶想了下,觉得时间长了,秦飞难免会发现真相。

    若是对秦飞没感觉,两个人闹蹦就闹蹦。

    可现在问题是,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吊炸天的男人,要是真的发现了自己骗他拂袖而去,那就不妙了。

    干脆今晚上把自己交给他算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”

    秦飞也并非真的木头,面对千娇百媚的陈梦瑶,肯定是有感觉的。

    不过,始终觉得两人之间,还差了点什么,便摇摇头说道:“过阵子再说吧,晚上我练功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你,大猪头!”

    陈梦瑶呼呼的刨着大米饭,第一次对自己的魅力产生了怀疑。

    难道是自己不够漂亮,还是身材不够好,竟然让秦飞产生不了冲动?

    也许,他女人太多了,有点肾虚!

    陈梦瑶在心里恶意的想到,随即悲叹了一声,哎呀,老娘以后的性福啊!

    秦飞倒是没陈梦瑶想得那么多,吃了饭之后,帮着收拾了一下,便回房间继续练功,争取能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只是,刚刚进了房间,手机就响了起来,摸出来一看,是龙飞鸿打来的,便接通问道:“龙叔,有事?”

    “秦先生,武馆来了一群黑衣人,功夫都挺厉害的,我们有点挡不住了!”龙飞鸿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行,我马上过来。”秦飞也没多问什么,挂断了电话后,和正在看电视的陈梦瑶打了一声招呼,就开车离开了别墅。

    养马场的事情,让他意识到,省城并非他眼睛看到了那样风平浪静,明显还隐藏着一股庞大的势力。

    也许,今晚是一个好机会,要是能抓住对方一个头目的话,也许能把这股势力连根拔起。

    只是,秦飞的X6刚刚消失没多久,一道穿着夜行衣,蒙着脸的黑衣人就跳进了别墅,大步流星的走进了客厅。

    “嗷嗷....”

    躺在陈梦瑶脚下的小狗,率先反应了过来,发出了示警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人?”

    陈梦瑶也立即站了起来,警惕的看着黑衣人。

    “哼,你只管跟我走一趟就行!”黑衣人声音很沙哑,明显刻意压低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丢丢,咱们跑!”

    陈梦瑶能明显的感觉到,眼前的黑衣人功夫在自己之上,转过身便朝着后花园跑去。

    只是,刚刚跑到门口,另外一道黑影却走了进来,一掌砍在了陈梦瑶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陈梦瑶闷哼了一声,就晕了过去。被黑衣人抗在了肩上,一起来到了后花园的越野车上。

    小狗看着越野车消失的方向,嗷嗷的叫个不停,但是根本不会有人来搭理一只小奶狗。

    而秦飞刚刚赶到龙虎会馆,那群来找麻烦的黑衣人就未卜先知一般,提前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秦先生,他们跑了。”龙飞鸿见秦飞来了,急忙走出了武馆,苦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跑了?”

    秦飞皱起了眉头,心里骤然升起了一个不好的念头:“糟了,瑶瑶!”

    “秦先生,咱们进去喝杯茶,慢慢聊吧!”龙飞鸿还没意识到,这只是一个圈套,准备请秦飞进去好好的聊一下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咱们都中计了。我必须得回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秦飞也没解释什么,转身回到车内之后,一脚油门就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。

    十多分钟后,秦飞就回到了陈梦瑶的别墅,老远就听见了小狗在后花园嗷嗷的声音。

    急忙也来到了后花园,把小狗抱了起来:“瑶瑶呢?”

    “嗷嗷....”

    小狗盯着街道的尽头,有些声嘶力竭的叫唤着。

    哼....

    竟然和我玩这一招!

    秦飞眼中闪过一抹杀机,快速的拨通了关月儿的号码:“小关,又得麻烦你了....”

    把别墅这边的情况说了一下之后,又等了几分钟,关月儿就锁定了绑架陈梦瑶的越野车信息:“哥,正在往郊外移动,不过郊区没有监控,我只能跟踪到城区和国道的交界处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秦飞挂断电话后,把小狗往副驾一放,就轰的一声,驾驶着X6朝着郊区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也许,郊区是没有监控,但别忘了这只小狗,十分的灵性,它应该能嗅到陈梦瑶的气味,帮着追赶那辆越野车。

    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,秦飞就快要离开市区了,一直躺在副驾休息的小狗,突然警觉了起来,冲着一条岔道“嗷嗷”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丢丢,好样的!”

    秦飞一轮方向盘,就拐上了岔道,朝着黑暗中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关月儿的电话打了进来,接通后,关月儿说道:“哥,这条岔道是通往一座废弃的矿山的,那里的环境比较复杂,我除了能定位你的手机信息,可能帮不上什么忙!”

    “小关,你听我说,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。放心,我不会有事的。”秦飞一边开车,一边对着手机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那小关祝你一切顺利。”

    “好,拜拜!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秦飞开着X6继续在黑暗中疾驰。

    而此刻废弃的矿山上,一辆越野车刚刚停稳,就有人骂了起来:“那狗东西动作真迅速,这么快就追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弟弟早就回来了。”另外一道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好,先把这小妞送过去,咱们躲远一点,可别把山给炸塌了。”开车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怕,这荒郊野外的,就算塌了别人也当是塌方。”随后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对,咱们先去看弟弟。”

    说完,黑衣人扛着昏迷的陈梦瑶,朝着一堆乱石走了过去,压低声音问道:“炸药埋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好了,足足三百公斤。”有人应道。

    “好,把小妞放下,咱们去对面的山头等着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一群人放下陈梦瑶后,又快速的离开了乱石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