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愿意....”

    秦飞刚刚说完,杨若曦就美目一红,朝着秦飞走了一步,但随即按住了自己的太阳穴,表情十分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功法!”

    秦飞心里一疼,也不敢靠近杨若曦,避免增加杨若曦的痛苦。

    只能后退了两步,和杨若曦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后,才说道:“老婆,你放心,我一定会让你恢复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相信你。”杨若曦微微点头,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,拿起桌上的一瓶药,拧开之后吃了两粒。

    “老婆,这是什么?”秦飞问道。

    “镇定剂,我昨天准备的,以为我们晚上会那样....”杨若曦俏脸红了一下,有些羞怯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....傻老婆!”秦飞心里紧了一下,正想说什么的时候,杨若曦已经扑进了她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镇定剂能让我撑多久,但是我就想躲在你怀里。”杨若曦微微叹着气,小脸紧紧的贴着秦飞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嗯,我的胸膛永远为你敞开!”

    秦飞抚摸着杨若曦柔顺的长发,感受着怀里女人轻柔的气息,虎目有些酸涩。

    傻老婆!

    “咳咳....你...你们继续....”

    两人正情意绵绵的时候,袁娇娇已经洗完澡,换了一套白色的休闲服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刚刚走到楼梯口,就看到杨若曦和秦飞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顿时觉得心里酸溜溜的,转过身,几乎是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袁娇娇,你真贱,竟然吃你表姐的醋!

    袁娇娇在心里把自己臭骂了一顿,才背靠着房门,大口的喘着气,如同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去叫娇娇下来吃饭。”杨若曦捋了下耳边的秀发,也上了楼去。

    擦,好像也没干啥啊,用得着那么大惊小怪?

    秦飞抓了下后脑勺,走进了厨房端饭菜出来。

    此刻,别墅外不远的街道上,一辆加长的路虎揽胜悄无声息的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是他.....”

    龙女隔着玻璃,看了别墅的方向一眼。

    她的感知力,十分的强大,即便隔着上百米的距离,也能把别墅里的秦飞“看”的清清楚楚的。

    也许,秦飞已经改头换面了,披上了秦一飞的皮囊。

    但是,习惯性的动作,神态,语气,却不会有太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呵...那就是他的老婆吗?很漂亮....”

    龙女又“看”到了楼上的杨若曦,眼中闪过一丝嘲讽:“男人就是这么肤浅!”

    “教主,需要我进去把他抓出来吗?”黑脸汉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想和他玩个游戏....”

    龙女口气中,带着几分戏谑,不慌不忙的从袖子里,摸出一张薄如蝉翼的面具,带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几乎瞬间,原本平凡,丑陋的面孔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和杨若曦一模一样的脸蛋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玻璃上的倒影,嘴角微微勾了一下:“打个电话,把那女人引去警局。”

    “好,听说鬼宗的姬无命这阵子在省城闹得厉害,那就用这个理由吧。”

    黑脸汉子点点头,摸出手机拨通了警局的号码:“喂,你们是不是悬赏十万,提供姬无命的线索?对,我看到他了,在机场这边,你们快点来吧。”

    也就前后脚的功夫,正在屋子里和秦飞,袁娇娇一起吃饭的杨若曦手机就响了,是楚焕东打来的:“杨队,刚刚接到线索,姬无命出现在机场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就来。”

    杨若曦挂断电话后,想了想,说道:“警局有点事,我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因为袁娇娇刚从医院回来,杨若曦怕秦飞跟着自己走了,她毒瘾又犯了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再说,抓姬无命是很危险的事情,她不想秦飞为了自己,去和姬无命这种顶尖高手拼命。

    “嗯,那早点回来。”秦飞也不会刻意的去听杨若曦的电话,以为真的是警局有事,便点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很快,杨若曦就上楼换好了警服,匆匆的离开了别墅。

    秦飞和袁娇娇一起吃晚饭,收拾了一下之后,便各自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别墅外面,龙女看了一眼杨若曦H5渐渐消失的尾灯,不由得冷笑了一下,才对黑脸汉子说道:“回去吧,晚点我自己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黑脸汉子也没多问,等到龙女下车之后,才调转车头也消失在了马路的尽头。

    “秦飞啊,秦飞,你躲了我整整一年,恐怕想不到,还是被我找到了吧!”

    龙女嘴角微微上翘,眼前浮现出了,一年前的一些往事。

    当时,她准备突破神四,就偷偷的修炼了“五毒教”的禁忌绝学,百毒大法。顾名思义,就是用一百种毒物,来配合修炼。

    但是,没想到却失败了,最大的副作用就是让她原本倾国倾城的一张脸蛋,变得狰狞,干瘪,如同发育畸形的丑八怪一般。

    那时候,她的师傅“五毒姥姥”已经答应了冥王,两股势力联姻,来共同对付日益壮大的暗网,和火龙帮。

    龙女也见过秦飞的照片,阳刚,帅气,又是神二巅峰高手,冥殿下一任的继承者,便应允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,一个星期不到,就从貌若天仙的龙女,变成了丑陋无比的癞蛤蟆。

    脾气,自然也跟着变得暴躁,孤僻。

    但是,心里也带着一些侥幸,觉得秦飞应该不是那么肤浅的男人,不会在意自己的容貌。

    毕竟,只要自己一但突破神四,去除体内的毒性后,容貌就能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她肯定不会告诉秦飞这一点,目的就是想考验一下秦飞。

    但是想不到的是,到了冥殿的总部之后,两人在冥王的安排下见了一面,秦飞不仅拒绝了这桩婚事,还当天晚上就准备偷偷逃跑。

    龙女一气之下,就堵着秦飞把他狠狠的揍了一顿。

    从此之后,就再无秦飞的音讯,心里自然更加恨恼,这个男人为了躲避自己,连身份长相都换了。

    不过,那叶浪也太蠢了一点,自己稍微施展了一点手段,就屁颠屁颠的来找秦飞了。

    竟然还给找到了。

    呵....

    龙女心情有些复杂,摸了一下脸上的面具,幽幽的走进了杨若曦的别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