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梦瑶见唐逸,目光有意无意的盯着自己的美腿看,心里泛起了几分厌恶。

    不过,她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柴火妞,脸上依然带着礼貌性的微笑,说道:“经济方面,我想唐少应该有所耳闻,我们陈家是省城首富。人脉,呵呵,这年头有钱还没人脉吗?”

    “那武力这一块呢?”唐逸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如果没记错话的话,按照考核的规则,只要家族有神境高手,不管是自己突破的,还是请来的供奉,都算过关。

    而我的未婚夫秦飞,刚好就是神境高手,我本人是圣境后期,离大圆满只有一步之遥。所以,我相信这次考核,我们陈家应该有机会晋级。”陈梦瑶胸有成竹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错,不错。那时间也不早了,我们边吃边聊。”唐逸笑了下,一抹嘲讽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你未婚夫是神境高手又如何?

    很快就要去蹲监狱了,而小家族的考核三天后就举行。

    到时候,陈家一但失去秦飞这个神境高手,也相当于失去了晋级的资格。

    你陈梦瑶现在说得信心满满的,过几天就有你哭的。

    哼哼!

    陈梦瑶自然不知道,眼前这三个男人已经结成了联盟,准备组团来陷害秦飞。

    出于礼貌,还是一起吃了一顿饭之后,陈梦瑶才先离开了君阳酒店。

    “唐少,有眼光。这陈梦瑶身材,颜值,都是极品。而且,双腿并得很紧,多半还是处子之身。我真怀疑那秦一飞是不是不行,身边的美女不少,可大部分都还是处女!”韩滨咧嘴笑了下,有些恶毒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秦一飞行不行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和我们玩,他还嫩了一点。现在都什么社会了,难道暴力能解决一切问题?人脉,权势,这两样东西的威力,他这种乡野匹夫永远不会懂的。”唐逸有些装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之前我们都被秦一飞扮猪吃虎给骗了,总觉得他不能打,就准备简单粗暴的用武力压制他。现在,我们都知道他是神境高手了,还和他打毛啊。咱们用权,用钱来砸,肯定能玩死他。”赵成龙也忍不住有些兴奋的说道。

    仿佛,已经看了苏沫雪,被他压在身下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“哈哈,赵少说的不错,咱们要学会扬长避短,抓住那小子的薄弱环节。争取三天内,把他弄进监狱,他身边的美女,咱们就能分赃了!”唐逸哈哈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分头心动,我让人去郊区装监控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下午2点,晚上10点前,我会让柳先生把袁娇娇抓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会告诉钱小宝,我们在废工厂等他,哈哈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又密谋了一阵子之后,才纷纷离开了酒店。

    时间,转眼就到了晚上。

    袁娇娇在郊区的工厂,忙了一整天,才开着秦飞的X6准备回杨若曦的别墅。

    只是,离开工厂没多远,一辆没有牌照的面包车,就从岔道开了出来。

    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,径直撞在了X6的车门上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袁娇娇立即皱起了眉头,就推开车门下去要和面包车理论。

    但是,只觉得脖子一酸,还没反应过来,身体就软软的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个面容白净的中年男子,一只手就把袁娇娇提上了面包车,迅速的消失在黑暗中。

    再说唐逸,此刻正在自己的房间里,一边和妹子在微信上聊骚,一边等柳折衣这边的消息。

    呜呜...

    他和赵成龙,韩滨建立的小群里面,韩滨发消息了:人已经带去废工厂。

    OK....

    唐逸回了一句后,就拿起另外一部新买的手机,拨通了钱小宝的号码:“哈哈,钱少,忙啥呢?”

    “唔....唐少啊,在嗨呢....”电话那头,传来了钱小宝迷迷糊糊的声音。

    擦,吸死你。

    唐逸心里咒骂了一句之后,才笑眯眯的说道:“钱少,来郊区的第五纺织厂,我们在开趴体,刚到一批最新鲜的货,你懂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,第五纺织厂啊,不是废了吗?”钱小宝狐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废工厂才隐蔽啊,快点,不然等下货没了,都是南美那边过来的,高纯度的。”唐逸知道钱小宝是瘾君子,便用有粉抽来诱惑他。

    “好吧,好吧,我马上就来,给我留一点啊。”钱小宝也不疑有他,爽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那我们等你。”

    唐逸挂断电话后,把手机捏成了碎片,电话卡也折断丢进了垃圾桶。

    这张卡,是不记名的电话卡,一个小时前刚买的。

    到时候,钱小宝死了,就算追查起来,也查不到他唐逸头上。

    此刻,袁娇娇已经先一步被带到了车间里面。

    柳折衣放下袁娇娇后,用绳子捆住了她的手脚,又用她的手机,拍了一张照片,发给秦飞后才上了面包车回去复命。

    秦飞本来,刚刚做好饭菜,等杨若曦和袁娇娇回来吃饭的。

    却感觉手机震动了一下,似乎有人给自己发微信。

    打开一看,顿时皱起了眉头,竟然是袁娇娇被人给绑了。

    这环境,还有些熟悉,不正是上次那废工厂吗?

    也不敢告诉杨若曦,把饭菜盖上盖子后,拦了一辆出租车,直奔废工厂。

    再说钱小宝,一路听着劲爆的音乐,风驰电掣的,很快就赶到了废工厂的门口。

    见里面亮着灯光,便锁好车门,摇头晃脑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已经吸了不少,眼前的景物,都是迷迷糊糊的。

    一边走,一边喊道:“唐少,唐少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到了车间门口,虽然没看到唐逸他们,却看到了被捆着的袁娇娇。

    穿着一套浅灰色的职业装,紧窄的包臀裙下,是一双浑圆的美腿。

    漂亮的眼睛里,布满了紧张的神色:“你...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唔....”

    钱小宝微微楞了一下,才“恍然大悟”的说道:“玩捆绑是吧,唐少还真是太了解我了,知道我好这一口。嘿嘿,不去找唐少了,我自己玩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钱小宝一边色眯眯的打量着袁娇娇,一边从怀里摸出一包粉末,强行掰开袁娇娇的小嘴:“来吧,宝贝儿,哥哥带你一起嗨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