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块,两块.....

    直到挑了七八块玻璃渣出来,美姬的大腿上的伤口才彻底清理干净。

    秦飞见墙壁上的酒柜里有牛栏山二锅头,便拧开了一瓶,倒了一大半在美姬的双腿上。

    “啊....”

    酒精的刺激,让美姬疼得满头大汗,勉强睁了下眼睛,迷迷糊糊的看了秦飞一眼:“你...”

    随即脑袋一偏,又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他妈的咋回事,能不能小声点?”隔壁那酸溜溜的声音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没控制住!”

    秦飞尴尬的笑了下,直接扯碎了美姬的披风,当成绷带把大腿上的伤口缠得结结实实的。

    松了口气之后,准备下楼去买点消炎药上来,

    但是,很快又发现美姬的后背,似乎还在渗透血迹。

    擦,差点让人射成了筛子吧?

    这红毛鬼也真够狠的,要杀就杀呗,用得着这么对付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孩子?

    秦飞摇摇头,把美姬抱了起来,扑在沙发上,让她后背对着自己。

    用水果刀割开了衣服,露出了雪白的玉背。

    没有伤口啊,又是哪里渗的血水呢?

    秦飞目光,落在了美姬的臀处,有些为难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还是救人要紧。

    秦飞用水果刀,把美姬最后一点遮掩,也割开了。还好里面有内裤,不然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只是,内裤有些紧窄,勉强勒住浑圆的翘臀。

    那完美的弧度,让秦飞心神微微荡漾了一下。

    难道,这就是传说中的蜜桃臀?

    不过,有两处地方,插着亮晃晃的玻璃,不时冒出血水。

    也真够倒霉的,这么隐秘的地方都中招了。

    直接用手拔出玻璃后,把自己的外套给她盖上,才转身离开了房间,出去买药。

    美姬虽然晕倒了,可是依然能感受到秦飞对她所做的一切。

    当秦飞割她裤子的时候,心里就开始羞怒了起来,可是已经晕了过去,连骂两句都办不到。

    只能在心里不停的咒骂,混蛋,我要你救吗?你给我停手,我的身体不是你能看的。

    可是,秦飞不仅看了她的身体,后来甚至还脱了她的裤子。

    让她心里甚至产生了杀机,下次有机会一定杀了他。

    只是,失血太多了,身体一直处于昏迷状态,只能在脑海里想想,身体却一动也不能动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秦飞提着一袋子药品推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却感觉眼前一花,美姬就扑进了自己的怀里,手中还握着一把匕首,似乎想给自己来一下?

    不是吧,这么快就恩将仇报了?

    只是,美姬刚刚醒过来,有些体力不支,与其说是想杀秦飞,不如说是“投怀送抱”。

    匕首还没碰到秦飞 身体,就软软的倒在了秦飞的怀里。

    心里那个羞愧啊,恨不得直接找一条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想杀我,还是想睡我?”

    秦飞扶着美姬,让她靠在沙发上后,打趣的问道。

    同时也有些惊讶,忍者的生命力果然够顽强,都流了那么多血,还能对自己出手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击,要是换成普通的武者,多半会中招。

    速度太快了!

    “你...闭嘴!”

    美姬在沙发上,喘着气,胸口不断的起伏着。

    一半是身体虚弱,一半是因为生气。

    “好吧,这是消炎药,那你自己吃两颗。玻璃碎片都清理干净了,没事我就先走了。”秦飞把袋子放下后,耸耸肩就朝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不过,刚刚走到门口秦飞又停下了脚步,看了美姬一眼,说道:“我记得,在省城的时候,我们第一次见面,你挺放得开的嘛!”

    秦飞记得很清楚,那一晚美姬带人伏击她,浑身上下只是缠绕了一条红色的薄纱,和没穿衣服根本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今晚上怎么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,自己不就是看了她的大腿几眼吗,用得着这么生气?

    “那晚上,根本不是我,你快点滚啊!不然,我一定杀了你!”美姬捂着头,似乎很难受的样子,对着秦飞声嘶力竭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?难道你是双胞胎?”秦飞摇摇头,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不过,还是带上房门离开了,心里暗暗嘀咕,自己的直觉不会错啊,明明是跟着晚上那个女人的气息,才去大学城找到她的。

    她却说不是她,难道自己一直弄错人了?

    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美姬?

    不过,这一切都和自己关系不大,只要她们在江城不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,秦飞也懒得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离开了宾馆后,运气还算不错,碰到了一辆下班的出租车,把他送回了湖畔一号。

    进了自己的房间,洗了个热水澡,随后才躺在床上进入了鸿蒙塔。

    一晚上的时间,很快就在修炼中渡过了。

    秦飞渐渐发现,自从激活了鸿蒙塔之后,他根本不用睡觉了,第二天照样神采奕奕的。

    洗漱了一番,重新穿了一件外套,才来到了客厅。

    “小飞,你昨天和三舅去迎风湖干嘛的?听说有瘟疫?”杨国明坐在沙发上问道。

    “爸,怎么可能是瘟疫呢,都是谣传,别听网上的人瞎说。”秦飞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瞎说,你看看,迎风湖都下禁令了,暂停对外开放。而且,我有几个喜欢晨练的朋友,还发信息说,看到装甲车了。不过也奇怪,对付瘟疫是卫生局的事情啊,军队的人来干嘛?”杨国明有些纳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准是发现油田了呢?也许,那些工人只是天然气中毒。”秦飞说道。

    “唔,也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杨国明点点头,放下手机又说道:“对了,这年也过得差不多了,你也赶紧去省城吧,曦曦一大早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,曦曦上班去了?”秦飞昨晚上都在修炼,还真不知道杨若曦什么时候走的,自己也好送一送她啊。

    “是啊,初六就上班,今天就初五了,肯定得先上去开会做准备。小飞啊,不是我说你,外面的那些花花草草虽然漂亮,还是要适可而止。曦曦才是你的老婆,早点给我们添个大胖小子才是正事。”杨国明有些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爸,我知道了,我过两天就上去。”秦飞点点头,便先离开了别墅。

    眼下,仙女岛的事情还没解决,他肯定不能离开的。

    毕竟,除了杨若曦,还有不少亲人,朋友都在江城。

    只是,刚刚来到别墅门口,正准备搭车去袁家取自己的X6的时候,一辆黑色的奥迪开了过来。

    咦,这牌照有些眼熟啊。

    秦飞正努力回忆在哪里见过这车牌的时候,一道白发如雪的身影,推开车门,施施然的走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