孙伯仁已经突破了神境二重天,按理说,至少需要闭关半个月来稳定境界,不然容易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更不会轻易和人动手,一但灵气逆乱,很有可能经脉全毁。

    当然,这里指的是和同一等阶的人动手。

    而秦飞和他,显然不在同一个等阶上。

    在他印象里,秦飞只是圣境大圆满,就如同金鱼和鳄鱼的区别,根本不用耗费什么灵气,一巴掌就能拍死他。

    见秦飞陪在一对老年夫妇和一个漂亮女人的身后,暗暗冷笑了一下,屈指一弹,一道劲风就疾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过,孙伯仁只用了千分之一的力量,目的只是把秦飞引开,去一个人少的地方干掉。

    大庭广众之下杀人,孙伯仁还没那么脑残。

    武者虽然厉害,有时候警察也奈何不了。

    可是,别忘了红墙之内,一样有神境四重天的绝世高手。

    如果真有武者不顾世俗法律,胡乱杀人的话,红墙的高手怎么会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总之,任何一个时代,都有自己的游戏规则。

    孙伯仁是合欢宗的护法,但也不敢轻易的触碰游戏的底线。

    秦飞昨晚上,和唐敏巫山云雨之后,吸收了唐敏体内的阴气。

    和他体内的真灵之气,阴阳合和,让他顺利的突破了神境一重天的境界。

    加上他之前本来就是神境高手,自然知道怎么稳固境界,调息了一个周天,一个小时不到,境界就彻底稳定了。

    反应力,感知力,都升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。

    感觉身后传来劲风,身体不着痕迹的挪动了一步,就挡在了杨若曦的身后。

    他可以受伤,而这个为了帮自己复仇,已经失去一切情感的女人,却绝对不能受伤。

    同时,手掌横在背后,微微一抓,孙伯仁射过去的那道劲气,就被秦飞化解了。

    回过头的时候,只看见孙伯仁站在人群中,正冷冷的看着自己,还偏了偏脑袋。

    秦飞明白,孙伯仁这是在“约架”。

    反正迟早要打的,顺便试试鸿蒙战甲的防御力如何。

    秦飞微微点了下头,又对杨国明夫妇说道:“爸妈,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随后,挤开了人群,跟着孙伯仁朝着广场后面的一座体育馆走去。

    现在春节,体育馆除了值班的保安,里面已经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顶尖高手,两米多高的院墙,如履平地一般,直接一闪就掠了进去。

    刚好落在一片草坪上,应该是足球场,四周都是高高的看台,如同古罗马的斗兽场一般。

    还真是一个杀人放火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孙伯仁站定之后,微微看了秦飞一眼:“小子,我合欢宗门人,枯江寒,沈玉浪,都在江城失踪。而你又会制作灵气炸弹,想必两个人都死在你的手上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....那一老一小,杀人放火,奸淫掳掠,我只是替天行道而已。”秦飞冷笑了一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狂是好事儿,但是狂得无法无天了,也离倒霉不远了。既然,你杀了我们合欢宗的门人,那我杀了你,合情合理吧?”孙伯仁捋了下胡须,十分淡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以他现在的境界,对付一个圣境大圆满,就如同秦飞当初对付化劲一般轻松。

    根本没有考虑过后果,仅仅需要一招,就能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秦飞淡淡的笑了下,有阳光洒了下来,让他并不高大,却很挺拔的身影,如同利剑一般,悠悠的说道:“如果你技不如人,被我杀了,也合情合理,是吧?”

    “对,只要你有这个本事!”

    孙伯仁伸出双手,一道乳白色的灵气,已经凝聚在了掌心:“但是,我不相信!”

    秦飞见孙伯仁准备出招了,心念一动,就把鸿蒙战甲召唤了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,一般人的肉眼却看不到,顶多就是隐隐两团黑红之气,萦绕在秦飞身上。

    毕竟,鸿蒙战甲才进化到第一层,护体的能力还很弱,要是进化到七八层的话,就能以实体的形象出现。

    那样就拉风多了,而且能防御对手百分之八十的攻击,想一想就觉得逆天。

    不然,又怎么称得上鸿蒙品阶的法宝呢?

    一场大战,已然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而另一头,瑞麟珠宝店里,周胖子和林世聪,见秦飞被孙伯仁引走了。便起身离开了珠宝店,安排手下的保安,把事先准备的展柜推了出来。

    同时,音箱里也传来了一道甜美的声音:“大家都来看一看,瑞麟今年的最新款珠宝,全部7.8折,而且现场购买珠宝的用户,都有机会抽奖,一等奖是现金18.88万!”

    “哇塞,一等奖18万啊!”

    “对啊,这边的珠宝店才8千八,咱们还是去那边看!”

    “就是,还比这边便宜一折呢,等下买一对金耳环,才两三千块,打完折还能抽奖,要是能抽个一等奖就发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我,咱们一起过去。”

    一群看热闹的众人,如同墙头草一般,很快就被瑞麟珠宝店吸引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仅仅是通过打折的手段来吸引顾客的话,就称不上B计划了。

    很快,就有眼尖的人发现了展柜里面的珠宝,款式,设计和唐敏那边几乎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但是价格却要便宜很多,而且还打7.8折,又能抽奖。顿时都兴奋了起来,一边对比,一边嘀咕:“唐家不是说这是他们独家设计么,怎么和瑞麟这边一模一样?”

    “也许是唐家参考的瑞麟这边呢?”

    “那也太无耻了,卖得比别人贵,还仿照别人的设计,简直就到小偷嘛!”

    “我看唐家那边就不是好东西,特别是那女老板,看见没,满脸桃花,一看就是骚货。”

    几个猥琐的男人,见唐敏冷傲,高贵,知道这辈子都没机会一亲芳泽,出于自卑的心态,便在背后诋毁了起来。

    周胖子见众人的情绪,已经被挑动了起来,便故意装作惊讶的样子:“他们那边珠宝展,和我们这边设计一样?不太可能吧?听说,唐家有自己的设计团队,应该不屑抄袭我们吧?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,周总,不信你过去看看!”有好事者立即说道。

    “唔,那行,我就去看看。老七,林少,一起过去凑下热闹。”

    周胖子回过头,阴险的笑了下,和林世聪,阮老七一起,大摇大摆的朝着唐敏那边走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