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家的人脉,在武宁省是毋庸置疑的。毕竟,从谢文元这一代开始,就号称“谢神医”。

    在他手中,医好的达官贵人,如同过江之鲫,数都数不过来。

    自然,这些人平日里和谢家的关系也极好。

    当谢文元,接到孙子的电话,知道江蓉蓉的计划成功以后,就发了一个朋友圈,说中午迎接自己的孙媳妇回家,也是剑宗护法的女儿。

    这一消息,如同深水炸弹一般,丢进了武宁上层圈子这潭浑水之后,一下子就激起了千层浪花。

    就连四小家族的人,都派人准备了一份礼物,送到谢家的别墅去。

    虽然,四小家族的人都看得出来,谢家这一次是铁定能晋级小家族了。但是心里不爽归不爽,谁让人家和剑宗攀上了关系呢?

    其他的普通家族,更是立马备车,争先恐后的朝着谢家别墅而去,生怕去晚了就错过了巴结谢家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谢家的别墅外面,豪车林立,人头簇动。宛若迎接国家级的大人物亲临一般,就差没拉横幅,喊口号了。

    “妈的,你知不知道,我和谢广丹是拜把子兄弟,这下老子要发了!”

    “你算个鸡毛,老子爷爷和谢老爷子,是堂兄弟呢,就算要发,你也得排后面去!”

    “哈哈,都别呛了,咱们都是谢家的亲戚朋友,这下子啊,都要跟着谢家得道升天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真没看出来,决明这孩子,丑是丑了一点,福气好啊,找个老婆,是剑宗护法的女儿!”

    “回头,让决明问问,江护法还有女儿没!”

    站在别墅门口的一群人,多多少少都和谢家沾点关系。此刻,都七嘴八舌的炫耀自己的身份,如同他们和剑宗拉上了关系一般。

    不过,随着劳斯莱斯车队的出现,这群人知道江淮安他们到了,也都识趣了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脖子伸得长长的,想看看传说中的,连大家族都不敢惹的剑宗的人,是不是有三头六臂!

    吱呀,车队终于稳稳的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江淮安坐在奥迪车里,撇了外面的众人一眼,微微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这谢家怎么搞的,弄这么多人来,是把自己当猴子参观么?

    再说了,上古门派的规矩很多的,是不允许门下的弟子,在普通人面前暴露身份的。

    只是,又不好翻脸,毕竟谢家算是自己的亲家了。

    “爸,请下车!”

    谢决明飞快的跑到奥迪车旁边,打开车门,微微弓着腰。

    “嗯!”江淮安点点头,走了下去。也没搭理谢决明,带着江蓉蓉和江诗韵朝着别墅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众人自然早就让出了一条道来,见江淮安神色冷峻,也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谢文元是人精了,从江淮安的神色上,已经明白了几分。心里懊恼了一下,自己还是太急功近利了。

    不过,眼下只能想个办法挽回了,拄着拐杖走了进步,说道:“江先生,按照我们普通人的风俗,迎接蓉蓉回家,会好好庆祝一番。所以,人稍微多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蓉蓉是你们家的媳妇,自然按照你们家的规矩来。”江淮安摆摆手,心里始终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能成为剑宗的护法,头脑自然不简单,很明显,谢家是在利用自己“造势”。

    “那里面请,我单独准备了酒席!”谢文元十分恭敬的,把江淮安父女三人,请进了大厅。

    这时候,秦飞开着X6也在后面到了。不过人实在太多了,他的车只能停到另外一条街了。

    锁好车之后,走了几分钟,才来到谢家的别墅门口。

    院子里,已经摆满了酒席,谢家的亲朋友好友,一边剥瓜子,一边津津乐道的议论谢家的这桩美事。

    简直比普通人中了五百万,还令人兴奋啊。

    要知道,小家族的人就已经很牛逼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,谢决明倒好,直接娶了剑宗的“小姐”,简直就是一步登天啊。

    秦飞听到这些人的议论,只觉得有些搞笑。

    江蓉蓉糊弄人的本事,有两把刷子啊,竟然能把江淮安都糊弄过去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自己无意中听到她的电话,恐怕江蓉蓉的计划,还真会成功。

    此刻,院子里不下一百来人,秦飞的出现,自然也不会引起什么注意。

    非常顺利的来到了大厅,笑眯眯的说道:“噢,今天这么热闹啊!”

    江蓉蓉坐在江淮安的身边,见秦飞出现了,心里莫名的紧张了一下。眼睛微微转动了一下,才说道:“不好意思,我没你电话,忘了请你了!”

    谢文元和谢决明,都不认识秦飞,见江蓉蓉这么说,还以为是她的朋友,便说道:“来者是客,添一张椅子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,我出院比较急,忘了告诉你。”江诗韵也以为秦飞只是见自己出院了,才来的这里,便有些愧疚的说道。

    江淮安倒是皱起了眉头,不悦的说道:“行了,你没事就赶紧离开,我女儿什么时候出院,难道还要你同意?”

    “呵呵....江先生,我要是走了,韵韵可能后半辈子,就要受委屈啊!”秦飞微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,你不是和你老婆,不会离婚吗?”江淮安明显误解了秦飞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韵韵的委屈,会来自她!”秦飞慢吞吞的指了江蓉蓉一下,才拉开椅子坐下。

    之前,他还叫江淮安“叔”的,但是江淮安似乎对自己有些不爽,他也懒得热脸贴着冷屁股了。

    不然,人家还以为,自己想攀附他江淮安呢!

    “哼,我早就说得很清楚,蓉蓉是我的女儿,韵韵也是我的女儿,怎么会受委屈?”江淮安不高兴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一定会把韵韵当亲妹妹对待的。”江蓉蓉说这句话的时候,心脏跳动得厉害。

    难道,这狗日的秦一飞,知道了什么?

    不过,秦飞只是微微笑了下,才不慌不忙的说道:“江先生,你就确定江蓉蓉是你的女儿吗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