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啊.....你屁股?”

    谢决明看了一眼麻杆男撅起的屁股,如同一个小刺猬一般,上面布满了亮晶晶的针头。

    可是,那是屁股啊,让自己用嘴吸?

    谢决明心里顿时一阵愤怒,还有些反胃。

    自己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吧?

    要是传出去,那以后还怎么混?

    可是,这两个杀手不仅功夫高强,还都是命案在身的亡命之徒。要是惹怒了的话,把自己也杀了,就划不来了。

    谢决明心里衡量了一番,苦着脸,小心的帮麻杆男屁股上的毒针拔了,才把香肠嘴凑了上去。

    心里后悔不已,早知道这两个杀手这么没用,就该请更厉害一点的。

    也不至于给人吸屁股!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麻杆男舒爽的吐了口气,不仅毒解得差不多了,关键是那种感觉还挺爽的。

    下次去找小姐,也让她用嘴....

    嘿嘿....

    麻杆男邪恶的笑了下,提起了裤子:“把剩下的钱给我们,这事两清了!”

    “两位....还要钱啊?”谢决明再次心疼了起来。

    本以为,人没杀死,剩下那五百万就不用给了呢。

    因为,这一千万是谢文元给的。谢决明还想把剩下的一半留下来,自己慢慢花呢!

    “草,老子受伤了,不要损失费啊,营养费啊,精神费啊?要不,我给你屁股上,也来一发?”麻杆男瞪着眼睛,晃了两下手里的暗器,威胁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...行...我给!”谢决明缩了下脖子,心里暗道一声,真几把倒霉,这都什么玩意儿啊。

    把剩下的五百万,给了两个杀手,打发走了之后,才去卫生间好好的洗漱了一番。

    随后,又吃了一颗自己家里祖传的解毒丸,才吐了口气坐在沙发上,拨通了江蓉蓉的电话:“老婆,两个杀手失手了,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噢,这么说那个秦一飞还挺厉害的。不过没事,我已经把他两口子的资料发给鬼宗的人了。剩下的事儿你别管了,我自有安排!”江蓉蓉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听你的!”

    谢决明挂断了电话,感觉嘴巴似乎还有异味。郁闷的进了卫生间,又用牙刷洗漱了起来。

    另一头,秦飞和朱卫国他们吃饱喝足之后,朱韵韵要拉着杨若曦去逛街。

    秦飞自然陪同,和朱卫国一边走一边聊天。

    原来,军方那边拿到伏羲一号之后,就在武宁省这边的一个基地里,成立了新的实验室,研究伏羲一号在人体上的运用。

    用一些动物来做实验,等到数据出来了,才会广泛的运用到士兵身上。

    而朱卫国,一直是伏羲一号这个实验的负责人,所以也被调到了武宁来。

    他身后一直跟着的老唐,和秦飞猜测的差不多,是军方安排的顶尖高手,有神境一重天的实力,专门负责保护朱卫国的。

    据国外的情报人员反馈回来的消息,国际上的一些势力,对伏羲一号一直没有死心,很有可能会派出第二波异能人过来,抢夺伏羲一号的研究成果。

    所以,朱卫国也希望秦飞能在必要的时候,帮一下忙。

    毕竟,伏羲一号一但成功,造福的是整个华国人民。朱卫国也希望,多一个人,多一分力量,一定不能让异能人,把伏羲一号抢走了。

    “朱大哥,如果真出事了,给我一个电话就行!”

    秦飞郑重的答应了下来:“因为,我也是华国人!”

    “好,太好了!兄弟,我代表韩老谢谢你啊。对了,这个送给你!”朱卫国从怀里,摸出一块勋章,不是很大,但是上面的五角星却很亮。

    塞到秦飞手中,真诚的说道:“兄弟,你帮我们军方太多了,我特意让韩老帮你要了一块,只要有人危机到你的安全,就凭这块勋章,可以当场格杀!”

    “好,谢谢!”秦飞把“杀人勋章”揣进了怀里,不过也没太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以他的本事,真有人让他产生了杀心,一样可以当场格杀。

    不过呢,现在毕竟是一个法制的社会,当场杀人后果很严重的。这勋章留着,没准有时候也能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另一头,一个不起眼的小旅馆里。

    面具人收到了江蓉蓉发来的信息之后,看了几眼,便拨通了一个号码:“我要秦一飞,和杨若曦的全部资料。”

    挂断后,摘下面具,露出一张苍白的面孔。

    平凡无奇,四十岁上下,属于丢到人群里,再也找不到那种长相。

    微微闭着眼睛,开始调息了起来。不多时,便吐出一口黑血来,狰狞的骂道:“草他妈的,下手可真狠。还好老子带了续命丹!”

    面具人从怀里摸出一颗丹药,吞下去后,又调息了一阵子,才感觉胸口没那么堵了。

    随后,从床底下摸出一把符咒,揣进了怀里,冷哼说道:“圣境大圆满么?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?恐怕,你小子永远想象不到,我们鬼宗符咒的厉害!”

    一个人自言自语了一阵子,才把面具拿起来,也揣进了怀里,带上门离开了旅馆。

    准备先吃饱喝足,等到那边的信息反馈过来之后,就去找秦飞算账。

    并且,把关月儿劫走的那份情报要回来。

    此刻,秦飞送走了朱韵韵父女之后,也和杨若曦一起回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毕竟,朱卫国来省城是有任务的,而关月儿也还在医院,需要人去照顾。

    所以,晚上就没一起吃饭了,而是各忙各的。

    但是,今天秦飞收获也不小,不仅化解了两个杀手带来的危机,还获得了一枚“杀人勋章”。

    进了房间后,秦飞敲了敲关月儿这边的房门:“小关,给你打包了一份牛肉饺子!”

    “嗯,让嫂子拿进来吧,我刚好饿了!”关月儿也不傻,知道自己和秦飞接触太亲密,杨若曦肯定吃醋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飞笑了下,让杨若曦把饺子给关月儿送进去。

    自己坐在沙发上,打开电视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,秦飞眼皮突然跳动了一下,一股危险的预兆陡然升起。

    慢慢的展开了自己的感知力,很快就发现一道强大的气息,已经出现在了医院的门口。

    擦,是面具人!

    虽然这次面具人没带面具,带秦飞记得他的气息,不仅强大,还很邪恶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房间里,正在说说笑笑的两个女人,秦飞站了起来,不动声色的说道:“老婆,我出去一趟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