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飞也只是感觉到唐家庄园有煞气,但并没有仔细查看。

    所以也不敢肯定自己就一定有把握,能破除对方的“绝户咒”。

    不过,见唐老爷子信任自己,秦飞自然也愿意尽量为唐家化解诅咒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太凶险,比如赌上自己性命这种。大部分情况下,秦飞还是乐意助人的。

    站起来,走到院子里,看了一眼庄园的四周,淡淡的煞气,似乎都是从后山的方向飘过来的。便问道:“老爷子,后山你们去看过吗?”

    “后山?没有....”唐老爷子摇摇头,说起了原因。

    原来,这片庄园是在唐家老宅的基础上扩建的,几十年前的唐家,还是一个普通的小家族。后来发迹了,唐老爷子舍不得老宅,就翻建成了庄园,自己在这里养老。

    而后山,就是唐家祖先的坟地,除了逢年过节,去上香点烛,一般平日里都没人去后山。

    毕竟,那是祖先安息的地方,唐老爷子作为后人,肯定不愿去打扰。

    “那我想去后山看看!”秦飞的视力,比一般人好太多。而且,他体内有雮尘珠,让他拥有了类似道家的“天眼”,能看到许多正常人看不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而笼罩着庄园的煞气,似乎都来自于后山。

    多半,诅咒的根源就在那里!

    “好,敏儿,备车!”唐老爷子是一家之主,说话做事,自然雷厉风行。见秦飞要去后山查看,便准备带着众人陪同。

    “骗子,神棍!”唐敏低声骂了两句,才不情愿的出去开车。

    只是,刚刚走到门口,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走了进来,狐疑的问道:“敏儿,都快吃饭了,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爸....这人说我们要家毁人亡!”唐敏有些惧怕唐老爷子,微微缩着脖子,指了一下秦飞。

    “妈的,你小子找死是吧,竟然敢咒我们唐家!”中年男人,正是唐老爷子的大儿子唐云龙。

    自己开的商贸公司,但平日里和社会上人,关系来往密切,所以也染了一身社会气息。

    见秦飞年纪轻轻的,又从来没见过,竟然说这么“恶毒”的话来,顿时愤怒得不行。捋起袖子,就要收拾秦飞。

    “逆子,当我死了吗?”唐老爷子,见自己的儿子也是这幅德行,气恼的顿了下拐杖,瞪着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“爸....他都这样咒我们家了,难道不该收拾一下?”唐云龙气呼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公,还是听听爸怎么说!”这时候,唐云龙身边一个短发少妇,拉扯了一下唐云龙的胳膊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秦先生是我请来的贵客,准备帮我们唐家破解诅咒,谁敢再对他不敬,就逐出唐家!”唐老爷子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作为一家之主,就像一艘船的掌舵人,自然看得出来,唐家表面上还算风光,但暗地里,四周已经充满了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两个儿子平庸无能,两个孙女,又顽劣,体弱。

    这么下去,不用别人诅咒,唐家就得玩完啊!

    再说了,能随便的把价值几个亿的平安咒玉佩送人的主,会是骗子?

    唐家现在除了青花长得美若天仙一点,还有什么值得人家骗的呢?

    唐云龙见自己的父亲都这么说了,也只能闷闷的哼了一声,说道:“那你们去吧,我累了,我先回去休息!”

    “都去看看吧,关系到咱们家的命运呢!”那短发少妇又劝慰唐云龙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,看向秦飞的目光里,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意,仅仅是一闪而过,就很好的隐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噢,大哥,大嫂,都在呢!”

    这时候,门外又进来一人。黑色的羽绒服下,还穿着白衬衣,给人一种斯斯文文的感觉。

    此人,正是唐老爷子的小儿子,也是青花的爸爸,唐啸天。在省委里上班,不过是文职。

    身后,还跟着一个老头子,和一个年轻人,都微微笑着,冲着唐老爷子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哦,老陆,什么风把你也吹来了?”唐老爷子认得那个老头子,是周易协会的副会长,他的哥哥,正是前阵子,被杀的陆老。

    从称呼上就能看出区别来,一个叫“陆老”,而他只能叫“老陆”。

    老头子哈哈一笑,说道:“知道今天是青花的生日,我厚着脸皮跟着唐兄来冒昧造访,就是想送一份小礼物!”

    唐老爷子虽然心里有些不悦,毕竟刚才还在秦飞面前说这是家宴,没有外人来,没想到转眼就陆家父子就来了。

    但是,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,人家是给青花送礼来了,自然也不好摆脸色给人家看。

    唐老爷子见自己一家人也都回来得差不多了,便对老陆说道:“那我代青花谢谢你的礼物,这样吧,云龙你陪老陆在庄园休息,我和秦先生去后山看看就回来!”

    唐家被诅咒这件事,在唐老爷子心里,就像是一根刺一般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有人能化解了,自然巴不得马上就化解,哪里还有心情吃饭?

    不过,老陆却笑眯眯的说道:“无妨,时间还早,不如大家一起去后山。说不定,我也能帮得上一点忙!”

    他是“周易协会”的人,自然懂玄学,刚才在后面听到了唐敏提到了“家毁人亡”四个字,便知道秦飞多半是要帮唐家看风水了。

    只是,秦飞在他眼里,一个毛头小子而已,又能有多深的道行?

    何况,他这次来,就是为了给自己的儿子提亲的,自然要在唐老爷子面前露一手才行。

    唐老爷子也知道,老陆在玄学上颇有建树,便点点头说道:“那行,大家一起去后山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一行人各自开着车,绕过庄园,便来到了后山脚下。

    老陆急着表现,自然先下车,看了一眼坟地的风水,忍不住夸奖说道:“先得水,后藏风,唐家必定兴旺发达啊!”

    诚然,唐老爷子在这片墓地的打造上,费了不少功夫。

    不仅,引了一条小溪从墓园前流过。

    还特意在两座大山之间,硬生生的开辟了一道山坳出来。正符合风水里面的“先得水,后藏风”,有助于唐家后人的气运旺盛。

    只是,唐老爷子听了之后,微微皱着眉头说道:“话虽这样说,可是我们唐家很明显,一代不如一代。还是听听,秦先生怎么说吧!”

    秦飞开的自己的X6,走在最后面,一路上都在观察墓地的风水,虽然从理论上来说确实不错。

    但问题就出在正中的一座墓穴上,煞气就是从那里飘出来的。

    下了车之后,看了一眼那座墓穴,沉声说道:“雷追电打三五代,九族倒霉绝门庭,诅咒的根源,应该就在这里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