嗖!

    破空之声响起!

    秦飞眼神一凝,只感觉眼前多了一道寒光,似乎想把自己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不过,秦飞也不可能在楚焕东面前,暴露自己圣境大圆满的实力。

    显得非常“狼狈”的往后一翻身,刚才屁股下坐着的宽大沙发,就骤然裂开。

    咔擦的声音,让楚焕东和杨若曦也反应了过来,迅速的拔出枪,指着那团雾气:“别装神弄鬼,这次你跑不掉了!”

    那团雾气只是不断的翻涌,也并不吭声,随着“唰”的一声,一道寒光直奔杨若曦的胸口。

    秦飞早就防着那团浓雾会暗中偷袭,身形一晃,就把杨若曦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后背火辣辣的,多了一道伤口。

    要不是刚才运功抵抗了一下,多半会伤得更重。

    楚焕东见秦飞后背渗透出血迹来,心里莫名的轻松了一下。

    也不过如此嘛,还以为多厉害呢!

    一边朝着浓雾扣动着扳机,一边大喝了一声:“开枪!”

    黑暗中,至少三道红外线瞄准了浓雾,噗噗的响着枪声。

    沉闷而尖锐,明显不是一般的枪械。

    楚焕东已经在博物馆吃过一次亏,所以这次调的都是最好的狙击手来,用的也是最先进的QBU88狙击枪。

    一公里之内,能爆开一头犀牛的脑袋。

    即便忍者神出鬼没,但三把狙击枪同时射击,也够他应付的。

    随便中一枪,都能把忍者打个半死。

    杨若曦心疼的把秦飞扶了起来,摸了下他的后背:“都出血了,你先休息一下,我来帮楚局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一点皮外伤。还是我来帮忙!”秦飞咧嘴笑了下,拉着杨若曦蹲在沙发后面,一边观察着大厅里的情况,一边观察着四周的动静。

    这浓雾里的忍者,明显战斗力惊人,在三把狙击枪的压制下,竟然还能不断发出暗器进攻楚焕东。

    应该不是白天的美女老师,而是昨晚上,替美姬挡下致命一击的那道黑影。

    前后半分钟不到,大厅里除了浓浓的硝烟味,就是密布的弹孔。

    但是,那团浓雾似乎毫发无损的样子,朝着楚焕东涌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暗中的三个狙击手也愣住了。要是贸然开枪的话,一但打偏了,把楚焕东给干掉了,乐子就大了。

    楚焕东哼了一声,手中凝聚了一团乳白色的光球,猛的一下朝着浓雾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砰....

    劲风激荡,大厅的沙发都被强大的力量给掀翻了。

    但是,那团浓雾根本没有躲避,而是随着嗖的一声,楚焕东四周多了一道火焰。

    浓雾跟着涌进了火焰里,仿佛精彩绝伦的魔术一般。连同楚焕东一起,凭空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楚局?”

    几个狙击手也跑了下来,杨若曦更是目瞪口呆,一个大活人竟然从眼前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听我说,哪都不要去,我出去看看。”秦飞快速的说了一句,直接跑出了大厅。

    以他的能力,完全能在浓雾进攻楚焕东的时候帮忙。不过,却一直没插手,一来隐藏自己的实力,再者他是故意“放水”的。

    目的就是等忍者凑齐了三块令牌,他再从忍者手中抢过来。

    到时候,完全可以推到忍者身上,让警察去慢慢调查。

    不然呢?

    难道赶跑了忍者,从楚焕东身上抢?

    虽然也能抢到令牌残片,可事情只会变得越来越复杂。

    所以,秦飞见楚焕东被掳走之后,直接跟着力量的波动,追到了停车场。

    一辆面包车,迅速的混进了车流里,朝着郊区而去。

    秦飞开着凯迪拉克,不远不近的跟着。估计忍者只是为了令牌残片,应该不会杀楚焕东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之后,面包车已经出了城,朝着郊区的一家养殖场而去。四周都是空地,上面长满了绿油油的小草。

    吱呀....

    面包车快要到养殖场的时候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道穿着黑色紧身衣的身影,跳了下来,把手中的铜片往大门里一丢。活动着脖子,阴狠的盯着坐在车里的秦飞:“小子,你伤了美姬,死啦死啦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在我们华国的土地上放肆,我也送你一个字,死!”秦飞冷笑了一下,推开车门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黑衣忍者哼了一声,从后背抽出一把雪亮的武士刀,唰的一下就朝着秦飞劈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个回合,秦飞就胸口中了一刀,直接倒飞了出去,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黑衣忍者见自己一招就废了秦飞,得意的哼了一声:“不堪一击!”

    说完,把武士刀插了回去,转身走进了大门,里面还有几道人影在闪烁,明显是黑衣武者的同伙。

    叽里咕噜的说着鸟语,大意是终于把三块残片凑齐了,要感谢他们的天照大神等等。

    秦飞以前和忍者打过交道,所以能听懂一些他们的话。只是嘴里嚼着一根小草,半眯着眼睛,懒洋洋的看着天空的月亮。

    胸口倒是血肉模糊,不过是一本杂志和一些番茄酱。

    杂志是从艺校拿出来的,番茄酱是晚上吃饭的时候顺的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示弱,是因为他早就看出了整件事不简单。

    能拥有那么大一家拍卖行,绝对不是一般的老板能罩得住的。既然,对方有实力,有背景,为什么还要告诉警方第三块残片在自己手里?

    难道,他们就找不到厉害的武者,或者自己转移一个安全的地方?

    恐怕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故意抛出这个消息来,引忍者出来。

    目的应该也和自己差不多,想借忍者的手,把三块残片凑齐。

    果然,一辆没有牌照的奥迪,无声无息的停了下来。一道胖乎乎的身影出现了,身后还跟着四个身材挺拔的青年,都有圣境初期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上!”

    胖子一挥手,那四道身影就拔出了手枪,朝着屋子里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自己点了一根雪茄,站在月光下,慢悠悠的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胖子不是别人,正是拍卖行的老板,朱庸。

    秦飞刚和他见面的时候,就发现朱庸一直在隐藏气息,让秦飞都看不透他的修为。

    这也是秦飞起疑心的原因。

    这死胖子这么厉害,竟然还找警察来,这不是笑话吗?

    很快,屋子里就响起了激烈的枪声。

    朱庸也吐了一口烟雾,身形一晃就闪进了屋子里,里面的场面变得更加混乱了起来。

    啧啧,一个拍卖行的老板,竟然有圣境大圆满的实力,隐藏得够深啊!

    秦飞砸吧着嘴巴,惬意的躺在草地上,也不着急。

    先让他们打个你死我活再说。

    到时候,自己再暗中偷袭,应该能搞定那死胖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