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玉成显然想不到,他跪下道歉这一幕,还被另外一个“四杰”看到了,就是龙在天。

    同为“江城四杰”,江玉成今天订婚他不可能不来。只是没想到,刚刚走到酒店门口,就看到了让他惊掉下巴的一幕。

    江玉成脸色苍白,跪在地上,一边抽自己耳光,一边赔礼道歉。

    要知道,江城四杰在江城都是小霸王一般的存在。平日里除了他们欺负别人,怎么可能有人敢欺负他们?

    而接受江玉成道歉的,只是一个穿着普通,长相清秀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不过,当龙在天的目光落在秦飞身上的时候,心里已经明白了一切。

    估计是江玉成惹到秦飞了,这小子看似像个屌丝,做事也荒唐可笑,但很有可能是一个隐藏的BOSS啊。

    龙在天为什么会这么判断,是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当日在赵忠义的别墅,秦飞解决掉黑白双煞之后,龙在天就带着龙武去了医院。路上两兄弟讨论了很久,还把陈白眉那件事也翻出来讨论了。

    习武之人,心智坚定,怎么可能因为一个笑话而死呢?

    而黑白双煞,在江湖恶名远扬,却一直没有被人干掉,可见不仅功夫高强,而且狡诈无比。却被秦飞一首“儿歌三百首”搞定了。

    要是秦飞一次瞎猫逮死耗子,能够理解。但总不能每次都瞎猫逮死耗子吧?

    后来,龙在天实在忍不住了,找到了一直在闭关的大伯,龙飞鸿。是龙家练武最有天赋的一个人,五十岁不到,就已经突破了化劲后期巅峰。

    在整个江城,龙飞鸿已经算是超然的存在了。只可惜,想要更进一步,却难如登天。只能不断的闭关,希望能进入另外一个全新的境界。

    当龙飞鸿听完侄儿的描述之后,只说了这么一句话:“此人应该是大家族的核心子弟,来江城历练的。好好待之,没准是我们龙家一飞冲天的契机。”

    虽然龙家,在江城是传武世家,而且也有龙飞鸿这种高手坐镇。可是一朝不进入圣境,就一朝无法和大家族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就像国家和国家之间,如果你掌握不了核武器的话,就没办法变成超级大国。

    所以,龙飞鸿做梦都渴望自己进入圣境,在大家族面前才有话语权。甚至成为大家族在江城的分支。

    关键是,进入圣境太难了。除了大家族掌握了进入圣境的秘密之外,普通武者参悟一辈子都参悟不出来。

    就像个人,始终造不出核武器一般,需要的条件太苛刻了。

    而秦飞的出现,让龙飞鸿看到了希望。他肯定不相信秦飞是讲笑话,靠唱歌搞定的陈白眉和黑白双煞。

    肯定是用的其他的手段,只是不想别人知道他大家族子弟的身份,用来掩饰而已。

    旋即,龙飞鸿便有了主意,让龙在天一定要不着痕迹的和秦飞成为“朋友”,找个机会套出进入“圣境”的秘密。

    所以,当龙在天见到江玉成跪在秦飞面前道歉,心里特爽无比。虽然都是所谓的江城四杰,但几个人也明争暗斗,恨不得搞死对方,好自己独霸江城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自己知道了秦飞的“秘密”,完全可以利用秦飞把剩下的“三杰”全部给干掉,到时候再加上和秦飞的关系,龙家可以稳坐江城第一家族的宝座了。

    至于秦飞以前的那些“黑历史”,什么白痴,倒插门老公,龙在天也想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。

    就是秦飞很有可能是某个大家族的“弃少”,一直被杨家收养。后来大家族暗中找到了秦飞,利用某种秘术,让秦飞“觉醒”,短时间内就获得了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一个二十多年的白痴,短短一两个月,就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,要说没有大家族的背景,是打死龙在天都不相信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,龙在天也不可能表现得太明显,立即就站在秦飞这一边去踩江玉成,而是准备先进去当和事老,然后慢慢和秦飞拉进关系。

    只是,龙在天还没走上台阶,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,摸出来一看,是大哥龙武打来的,便走了两步,接通电话说道:“大哥,有事?”

    “你也在万豪吧?”龙武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刚到。”龙在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听说江玉成在那边被人打了,应该是外省的武者干的,你先去了解一下情况,我们武协的人,随后就到。”龙武是武协的副会长,自然最先收到消息。不过龙在天也会去参加酒宴,就先让龙在天去了解一下情况。

    江玉成这傻-逼,是想害死整个江城的武协吗?

    人家秦飞可是大家族的“核心弟子”,一个区区江城武协算个鸟啊,惹急了大家族派一个圣境高手过来,弹指间把你江城武协连根拔起!

    龙在天在心里把江玉成骂了个狗血淋头,随后才说道:“大哥,这件事你让武协的人别管了。打他的是秦飞,懂了吧,让江玉成自己找死去,我们龙家别惹祸上身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给其他几个副会长说说。”龙武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。他也隐隐听到一点风声,秦飞来历不凡,千万别惹。

    加上龙在天这么一说,龙武干脆叫上其他的几个副会长打麻将去了,才懒得来管闲事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龙在天整理了一下西装,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,慢吞吞的走进了酒店的大门。

    再说江玉成,啪啪抽了自己两耳光之后,眼神中透着一丝疯狂:“满意了吗,不满意我继续道歉。我不是人,我是一条狗,你们想怎么折磨我都行!”

    秦飞见江玉成眼神中透着阴狠,猜测这货多半还有后招。不过秦飞也不怕,只是淡淡的笑了下:“我想韵韵也不是小肚鸡肠的人。那起来吧,以后别欺负她了,是我秦飞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你说的是,那请坐,快点给大哥整理位置出来,好好款待大哥。”江玉成冲着那些手下喊道。

    虽然刚才下跪,有损他江城四杰的颜面,但江玉成是一个很有城府的人,深深的明白,大丈夫能屈能伸。刚才丢点面子算什么,只要稳住了秦飞,等下江城武协的人到了,就能把所有的面子找回来。

    然后把秦飞虐得嗷嗷叫,狠狠的按在地上摩擦,顺便打断他全身的骨头,让他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那些手下见江玉成发话了,自然不敢怠慢,急忙挪了一张桌子出来,恭恭敬敬的请秦飞和江诗韵坐下。

    秦飞自然对这种酒会没啥兴趣的,何况这群人表面恭敬,心里都恨不得杀了自己。

    可秦飞也想知道江玉成的“后招”是什么,便拉着江诗韵留了下来,准备陪江玉成玩到底。

    站在一边看热闹的江蓉蓉和排骨男,一直都目瞪口呆,死活也想不到,剧情根本不按她们脑海里想的那样去发展。

    难道,不应该是秦飞这个屌丝,被江玉成狠狠的羞辱一番,打断腿赶出去吗?

    可为什么变成了江玉成跪下道歉?

    对,江玉成那么聪明,一定是用了缓兵之计,然后暗地里叫更厉害的人过来收拾秦飞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江蓉蓉还是挺了解自己的堂哥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江蓉蓉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,准备自己先点第一把火,揭穿秦飞的身份再说。

    本小姐倒想看看,那穷逼知道秦飞是杨若曦的老公后,还笑不笑得出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