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诗韵很想拉着秦飞夺门而逃。

    此刻,尊严,面子,什么都不重要了。她只要秦飞好好的就行,别被江玉成打断了腿。

    江玉成有钱有势,要真断了秦飞一条腿,秦飞这辈子就毁了。

    可是,江诗韵也明白,男孩子都好面子。秦飞站着不肯走,肯定就是面子上抹不开。

    他太傻了!

    他面对的是江玉成啊,江城四杰啊,这么斗下去,吃亏的肯定是他自己啊!

    江诗韵脑海里一片空白,似乎已经看到了秦飞捂着胸口,倒在地上那痛苦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是,她却什么也不能做。要这时候真的拉着秦飞跑了,秦飞多半会恨自己吧!

    一时间,江诗韵的心头,乱糟糟的如同一锅沸腾的浆糊。只能紧紧的抿着小嘴,用哀求的目光看着江玉成,希望他下手轻一点。

    江玉成见秦飞不仅不服软,还拉了一张椅子给江诗韵坐下,摆明就是挑衅自己。冷冷的哼了一声:“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傻-逼,那你就飞出去吧!”

    说完,江玉成用了八成的力气,猛的一拳朝着秦飞脸颊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啊....不要!”

    江诗韵惊呼了一声,已经闭上了眼睛,胸口像是针扎一般刺痛,似乎连气都喘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啊呀!

    一声沉闷的声音响起,伴随着一声惨叫,然后是重物落地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秦飞!”

    江诗韵满脸泪痕,睁开了眼睛。却看到秦飞依然挺拔如剑的站在那里,而江玉成却不见了。

    江家的亲戚围成了一团,伸出手把砸翻了桌椅的江玉成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....”

    秦飞竟然没事?太好了!

    江诗韵又想哭了,甚至忘了拉着秦飞赶紧走,而是扑进了秦飞的怀里,感觉无比的安全和踏实。

    只要他没事就好!

    秦飞轻轻的拍了拍江诗韵的玉背,帮她擦去眼角的泪痕,温和的说道:“别哭了,好戏还没结束!”

    “啊?什么好戏?不要了,我们赶紧走吧!”江诗韵反应了过来,知道秦飞口中的好戏指的是让江玉成跪下道歉。

    秦飞能好端端的站着,已经谢天谢地了,江诗韵怎么可能还去想着,江玉成真的给她下跪呢?

    她也不敢接受啊,毕竟江玉成一家在江城都是牛逼哄哄的存在。

    江玉成推开了那些亲戚,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了:“你刚才用的什么功夫?”

    “傻-逼!我动了吗?你问问他们,我可碰了你一根手指头?”秦飞冷冷的看着江玉成说道。

    他确实没动,只是护体的灵气,就足以把江玉成震飞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邪门了。那小子一直背着双手,根本没还手啊?”

    “那玉成是怎么飞出去的?难道这小子会妖法?”

    “也许玉成是大意了,刚才脚滑了吧!”

    江玉成见大家都说秦飞没出手,心里的狐疑更浓,难道自己功夫退步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江玉成转身一掌劈在凳子上,咔擦一声,实木凳子直接四分五裂,成了一地木屑。

    众人先是呆了一呆,接着又是一阵吹捧,说玉成牛逼,厉害什么的。

    江玉成感觉老脸有点滚烫,自己功夫没退步啊?为什么不但没把这小子打飞出去,自己倒先飞了出去?

    秦飞见江玉成一脸懵逼的样子,暗暗觉得有点好笑,不过神情却很冷峻:“大丈夫一言九鼎,你刚才说过的话,不会是放屁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啊,玉成什么都没说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得了便宜就赶紧滚吧!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里不欢迎你们,快滚!”

    这些亲戚也不傻,纷纷站在江玉成一边,想帮江玉成掩盖过去。不然传出去,有损他江城四杰的名头啊。

    “呵呵,比嗓门大是吧,都给我闭嘴!”秦飞冷笑了一下,突然提高了嗓门。

    这一下,众人感觉像是一整吨炸药在耳边爆炸了一般,身体都跟着眩晕了一下,耳边嗡嗡的,一时间什么也听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以前住农村,没事骂鸡骂狗习惯了,嗓门是大了一点。”秦飞呵呵笑了下,又转过头看下江玉成:“是自己跪下,还是我打断你腿跪下?”

    “你敢?”江玉成面色一紧,心里竟然涌起了一股害怕的感觉。

    其实,秦飞平常都是很低调的。甚至别人骂他两句,讽刺他一顿,都不会介意的。

    可是,龙有逆鳞,触之必杀。

    上一次,龙哥就是最好的例子,竟然主意打到了杨若曦的身上,所以龙哥死得很惨。

    这一次,江玉成竟然叫江诗韵下跪。在秦飞心里,不管把江诗韵当成了女人,还是妹妹,都是最亲近的人。要不是有着堂哥这么一层关系,江玉成已经是一具尸体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这群人,根本无法想象,他们面对的是一个曾经如何恐怖的男人!

    “我这人不喜欢废话!”

    秦飞脸上带着人畜无害的笑意,弯腰捡起了一条凳子腿,看似缓慢的朝着江玉成大腿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可是,江玉成无论怎么躲避,都感觉秦飞就在面前,一阵钻心的剧痛传来,身体站立不稳,噗通一下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众人目瞪口呆,没想到秦飞真的打断了江玉成一条腿。

    江诗韵也是张大了小嘴,本来刚才心里还挺高兴的,秦飞没有受伤。可是一转眼,秦飞却打伤了江玉成,顿时感觉眼前一片漆黑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完蛋了,完蛋了,恐怕今天走不出这大门了。

    “好....你牛逼....你他妈给我等着!”江玉成英俊的面孔扭曲成了一团,一边吸着凉气,一边摸出手机给武协那边打电话。

    既然秦飞不在武协名单上,但功夫又如此厉害,肯定是外省过来的武者。那么在江城伤人,相当于挑衅整个江城的武林。

    也许自己这个化劲初期不算什么,可是江城能人辈出,甚至还有化劲后期巅峰的超级存在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江城武协最坚实的后盾,只要这种级别的人出手,秦飞今天插翅难逃!

    到时候,秦飞成了江城武协的阶下囚,想怎么玩,还不是他江玉成一句话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江玉成看向秦飞的眼神更加的阴狠了。恨不得把秦飞生吞活剥了才解恨。

    秦飞自然不知道江玉成心里打的什么算盘,但是见江玉成那阴森的眼神,就知道这货还没死心,可能还想着怎么收拾自己。

    只是,秦飞并没有放在心上,而是拿着凳子腿,在手心拍打着:“还不肯道歉么?那行,另外一条腿也别留了,到时候医院好给你做一副拐杖!”

    “等等....”

    江玉成伸出手,神色狰狞的看着秦飞:“好,我道歉,我给你道歉,别打我!”

    现在,整个大厅里的人,没人是秦飞的对手。江城武协的人赶过来,至少要十多分钟,只能先委曲求全,稳住这个疯子。

    到时候,一但武协的人到了,也就是江玉成扬眉吐气的时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江玉成在众人费解的目光中,撑着断腿,跪了了秦飞的面前: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“你需要道歉的人,不是我,是她!”秦飞指了指,已经陷入宕机状态的江诗韵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诗韵妹妹,我错了,我不该骂你,不该欺负你,对不起!”江玉成也没犹豫,转过身给江诗韵道歉。

    “啊...玉成哥,你快起来。秦飞,秦飞....他不是故意打你的。”江诗韵已经害怕得语无伦次了。她做梦也没想到,事情会发展到这么恶劣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不。我该打,他打得对。我是傻-逼,我是笨蛋!”江玉成内心燃烧着疯狂的火焰,故意用这种语言来刺激,折磨自己。

    等一下,自己复仇的时候才能毫不手软,酣畅淋漓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