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救命.....我好痛苦.....”

    一个皮开肉绽的中年男子,在炙热的岩浆里面翻滚着。身上的皮肤,早已龟裂,露出了血淋淋的骨肉。

    眼中充满了惊恐,悔恨,拼命的朝着秦飞这边,挣扎着。

    似乎,希望秦飞能够伸出手救他。

    秦飞不确定这是幻象,还是佛塔里面另有乾坤。只是淡淡的看了那惨叫,哀嚎的中年男子一眼,便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眼前是一片荒漠。

    天空死灰一片,地面也全是岩浆流淌,看不到丝毫的生机。

    给人一种绝望,压抑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是,秦飞心里的目的很明确,就是寻找那颗“千年舍利”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准备去哪里?”

    前方不远处,地面的砂砾如同喷泉一般,不断的翻涌着。

    一颗篮球大小,皮肤泛青的脑袋,从地面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直到身形完整显现出来的时候,秦飞发现这是一个喇嘛。

    只是身上的袈裟,破破烂烂的,露在外面的双手和双脚,似乎也被岩浆给烧焦了。

    一双眼睛,透着几分诡异的红色。

    身材十分高大,至少三米出头。

    “呵,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秦飞盯着眼前的“黑暗”喇嘛,露出了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“你明白了什么?”黑暗喇嘛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心里的‘魔’。因为,佛主曾说过,一念成佛,一念成魔。我只是一个凡人,心里肯定有恶根,所以我眼前的景象,才会如同地狱一般。”秦飞淡淡的笑了下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就是你心里的魔。我不会让你去取千年舍利子的,因为你一但碰到舍利子,我就会烟消云散。”黑暗喇嘛声音低沉的说都。

    “你阻止不了我,因为我是在救人!”秦飞捏了下拳头,神色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把你吞噬了,我来掌控这具身体。”黑暗喇嘛一低头,手中的佛珠,就带着一阵阵阴风邪气,朝着秦飞激射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叮叮当当.....”

    速度之快,秦飞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黑色的佛珠击中了。

    身体立即倒飞了出去,哇的吐出一口鲜血出来。

    那黑暗喇嘛,看似身材笨拙,速度却很快。一晃就到了秦飞的面前,一脚踩在他的胸口:“给你两个选择,要么我杀了你,要么你退出佛塔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,我是在救人,我相信,这些年我救的人,应该能抵消我的杀业了。”秦飞抓着黑暗喇嘛的脚踝,想把他给推开。

    “冥顽不灵。这世界就是一个大地狱,恶人那么多,你救得了谁?现在,你连自己都救不了!”黑暗喇嘛微微用力,秦飞的肋骨,就发出咔擦,咔擦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求饶吧,我给你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!”黑暗喇嘛低下头,嘴里喷出一道道黑色的雾气。隐隐带着几分鬼哭狼嚎,邪恶阴森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求饶的,你不过是我心里的一道恶念,你迷惑不了我的。”秦飞神色坚定的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去死吧!”

    黑暗喇嘛卡住了秦飞的脖子,面色十分的狰狞,似乎想把秦飞生吞活剥一般。

    “轩辕剑!”

    秦飞脸色憋得通红,勉强低喝了一声,轩辕剑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,朝着黑暗喇嘛的胸口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黑暗喇嘛微微一怔,随即桀桀怪笑了起来:“你杀我?我就是你,你就是我,你敢杀我?”

    “你这种恶念,早就该滚出我的身体了!”

    秦飞没有丝毫的犹豫,轩辕剑刺穿了黑暗喇嘛的心脏。

    “啊....”

    黑暗喇嘛惨叫了一声,化作一团黑色的浓雾,瞬间钻进了泥土里面。

    顿时,秦飞感觉眼前的场景再次一花,就变成了一片山清水秀,世外桃源一般的美丽景象。

    “秦飞...”

    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穿着白色衬衣,黑色西裤,扎着马尾的杨若曦,坐在一块大石头上,雪白的玉足,在水里轻轻的荡漾着。

    秋水一般的眸子,深情的看着秦飞,招了招手:“你去哪里啊,秦飞!”

    “若曦!”

    秦飞小跑了几步,心情十分的激动。快一个月没见杨若曦了,即便知道这是幻觉,也想搂着眼前这个女人,好好的诉说相思之苦。

    只是,无论秦飞怎么奔跑,始终和杨若曦之间,隔着十来米的距离。

    如同镜花水月一般,能看得见杨若曦绝美的容颜,优美的身段,却始终触碰不到。

    “秦飞,别走了,留在这里陪我吧!”

    杨若曦站了起来,轻轻的解开了衬衣的扣子。那雪白,完美的娇躯,让秦飞心神一阵荡漾。

    山清水秀的环境,性感迷人的女人,让秦飞心神动摇了起来,想点点头,答应杨若曦永远留在这里陪她。

    不过,心里却始终有一道声音在提醒秦飞:“她只是你心里的一道欲念所化的幻象,要是真答应了她,你的欲念就会占据上风,最终不仅救了不了雪千影,甚至你自己的灵魂,都会魂飞魄散。”

    “若曦,对不起。我知道你是假的,你就不要再迷惑我了。我必须得拿到千年舍利子,也必须得活下来。真正的若曦,还等着我去救她!”

    秦飞深深的吸了口气,扭过头,不再去看泫然欲泣,楚楚动人的杨若曦,脚步坚定的朝着前面继续走去。

    “吾儿.....”

    没过一阵子,一道慈祥的声音在秦飞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秦飞下意识的回过头,却看到一道伟岸,高大的身影。出现在了自己的后面,正亲切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眉宇中,和秦飞以前的模样,十分的相似。

    “父亲?”秦飞心里一阵酸楚。

    虽然明白,这肯定又是幻象。属于自己心里的七情六欲,它们轮着上阵来迷惑自己。

    但是,血浓于水的那份亲情,让秦飞噗通跪在了“秦震天”的面前。

    虎目已经有了泪痕,声音嘶哑的说道:“父亲,这些年,我一直都好想你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