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噢,吱呀....”

    秦飞推门的瞬间,心里还是跳了一下。

    毕竟,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孩子,在里面洗澡,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,都难免会在脑海里YY一些,旖旎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说不定是老化了!”

    秦飞见龙女穿着一件裙子,肩膀上还披着浴巾,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,只能看见一双白皙,纤美的小腿。

    心头还是微微灼热了一下,才看向“滴滴答答”的水龙头。

    “我在山里的时候,都是在后山的泉水里洗澡的,这种现代的玩意儿,很少用!”龙女撇撇嘴说道。

    和秦飞丰富的经历相比,龙女更像是一个足不出户的大家闺秀。对于很多现代化的东西,她都是一知半解的。

    “说得我都有点羡慕你的世外桃源的生活了。”秦飞微微笑了下,取下了水龙头,扭动了两下。

    噗....

    一道水流,顿时就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龙女就站在旁边,被淋了个落汤鸡。

    一脸的郁闷,鼓着小嘴,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是水垢!”

    秦飞关了开关,用手磕了两下,一些水垢便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随后,把水龙头重新组装了上去,挂好之后说道:“应该可以了,那我出去了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龙女下意识的取下了披在身上的浴巾,准备继续洗澡。

    只是却发现秦飞眼神有些灼热,不由得白了秦飞一眼:“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...”

    秦飞摇头,神色有些尴尬的退出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刚才,那道水流让龙女全身都湿透了。黑色的裙子便贴在了她的娇躯上,饱满的轮廓,便清晰的凸显了出来。

    竟然,是真空的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龙女正在洗澡,发现没水了,肯定是把泡沫擦了,简单的套一件裙子遮掩一下。

    都还没洗完,她怎么可能穿内衣呢?

    话说,那弧度....

    秦飞砸吧了一下嘴巴,摇摇头后,才继续趴在窗户边看风景。

    这时候,手机响了。是凤凰打来的,秦飞便接通了电话:“喂,凤凰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一个账户,到时候玉矿的租金,就打你账户上。”凤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你等我一下,我等会儿发你微信上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秦飞挂断电话后,又拨通了赵二蛋的电话,接通后说道:“二蛋,你让白小姐给个银行账户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噢,她就在我旁边。素素,我大哥的电话。”赵二蛋把手机给了白素素。

    “喂,秦先生?”电话那头传来了白素素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白小姐,你给我一个银行账户,到时候玉矿的租金打上面。”秦飞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爸给我留了不少钱。这些玉矿,就当我们白家送给国家吧!”白素素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事。这是你们白家应得的,吴波的那份也给你,一年十亿美金。”秦飞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好吧。对了,吴波那份是你的啊,干嘛给我呢?”白素素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当我帮二蛋给你的彩礼。他是我唯一的兄弟,我这个当大哥的,肯定得给他争面子!”秦飞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彩礼?我不要彩礼....”白素素有些羞涩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她和赵二蛋之间,互相都有那么一点意思,但是离谈婚论嫁也还太早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二蛋?”秦飞狐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....”白素素更加羞赧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得了。有了这笔钱,相当于你和二蛋每年都有稳定的收入,这样也没那么多的烦恼了。二蛋这人憨厚,也不太会理财,钱自然交给你保管。”秦飞真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....好吧。”

    白素素觉得,自己也老大不小了,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肯为自己拼命,自己又能动心的男人,那就嫁了吧。

    何况,父亲的遗愿也是希望自己回国。

    但是在国内,又没有什么亲人,不跟着赵二蛋,跟谁呢?

    白素素也不是扭扭捏捏的女孩子,想通之后,便告诉了秦飞一个银行卡的账号。

    心里对秦飞还是很尊重的,如此照顾朋友的人,这年头已经不多了。

    秦飞记下白素素的账户之后,通过微信发给了凤凰。

    随后,两人又语音了几句,才把手机揣了起来。

    再说另一头,吴家庄园。一个白发苍苍,却气势威严的军装老者,看着跪在地上的手下,虎目带着泪花:“你是说,我儿已经死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,老将军。被白家找来的高手杀的,包括莱恩特他们,也全部死了。”一个吴波的直系手下,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高手么.....真当我吴家没人?”

    军装老者一跺拐杖,眼中闪过一抹狠厉:“我要杀我儿凶手的全部资料!”

    “老将军,我马上去办!”一个穿着迷彩服的副官说道。

    “拖出去,毙了!”

    军装老者狠狠的瞪了跪在地上的雇佣兵一眼,才拄着拐杖,朝着庄园后面走去。

    进了房间后,有一道侧门,军装老者轻轻敲了几下,才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:“进来!”

    军装老者推开门,暗暗皱了下鼻子,他实在不习惯地下室这种充满了阴森,诡秘的气息。

    一张木质大床上,盘膝坐着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老者。

    一头灰白的头发,都垂在了胸口,一缕一缕的纠缠在一起,似乎好几年没洗头了。

    最让人不寒而栗的,是他的双眼,只剩下两个眼眶。根本没有眼珠子,隐隐呈现出一片死灰的感觉。

    脚下,两根虫草一般的东西,还在轻轻的蠕动着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瞎眼老者问道。

    “沙坤先生,我儿被人杀害,对方是华国武者,实力非常强悍,希望您能出手,帮我儿报仇!”军装老者微微弯着腰,明显对瞎眼老者十分的恭敬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知道了,让人把地下室处理一下。”瞎眼老者,伸出鸡爪一般枯瘦的手掌,接住了一只七星瓢虫一般的昆虫。

    昆虫翅膀摩挲着,发出沙沙的声音。

    片刻,瞎眼老者发出了“桀桀”的笑声:“太好了,那武者身边还有一个极品女人,待我吸了她的阴气,我的‘降头术’即将大成!”

    “恭喜沙坤先生!”军装老者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让人送我去和平城,他们已经到那里了。”瞎眼老者站了起来,和军装老者一起走出了地下室。

    角落里,隐隐能看出,两具已经发黑的女性尸体,上面布满了黑色的,如同蛆虫一般,正在蠕动的物体。

    见瞎眼老者走了,那些黑色蛆虫,也钻入了地面,快速的从瞎眼老者的裤腿,爬进了他的袖子里。

    出了庄园之后,军装老者已经让人准备好了越野车,目送瞎眼老者离开之后,才暗暗捏了下拳头:“儿啊,你放心吧,沙坤先生帮你报仇去了!”